奥格斯堡对莱红牛预测分析
關于ZAKER 智慧云 合作 加入

你知道醫院臨終關懷科嗎?這里每個人都不想死

視覺志 06-11

部分故事來源 | @一顆會講故事的檸檬

作者|小左

" 醫院是最忙的地方,有的人忙著生,有的人忙著死,有的人忙著生不如死,有的人忙著向死而生。"

01

博主 @一顆會講故事的檸檬 講述了一個關于醫院臨終關懷科的故事。

我們醫院有個 " 臨終關懷科 "。

當然,這是我們內部人員的叫法,對外,怕給病人造成心理壓力,它叫 " 內科某病區 "。

家屬們是知道來這個科住院,就是最后減輕一下病人的痛苦,給病人一個心里安慰,也緩解一點自己的心疼,實際上來這的,都是回天乏力的。

我沒去過那個科工作過,就前兩年去給一個認識的同事送過一次東西。

整個病區的氣氛都特別壓抑,面如死灰的家屬、麻木的護工,整個樓道安靜的可怕。

同事說,病區 90% 都是垂暮老人,癱瘓的居多,有的連意識都沒有了。放在家里怕出事、有的是兒女照看不了,給送這來,再雇個護工,維持下老人的生命,對于兒女自己,也算是心里安慰。

她說:這里絕大部分家屬都簽了 " 如果有病危,放棄一切搶救手段 " 這類的協議。

前兩天在食堂碰到了這個同事,無精打采的,我就問了句:怎么感覺你精神狀態不好,科室忙么?最近太累了吧?

她搖了搖頭說,科室里一個孩子沒了,那個孩子才 12 歲。

她們科,從她上班到現在,也沒有這么小的病人。當時科主任也是說沒法收,這是成人科室。

孩子的母親是外地的,看打扮就知道生活條件不太好,她求主任收他們,因為孩子已經沒得治了,但是她又不忍心讓孩子回家等死,就想哪怕給孩子一個安慰也好。

孩子是惡性腫瘤,擴散了,每天被疼痛折磨。

同事說,她們能做的,就是給他打打止疼針什么的。

那個孩子真的很乖,在病房里總是看書,還跟同事說,學習不能落下。

她是孩子的責任護士,孩子第一次叫她阿姨,她半開玩笑說:" 我也就比你大十來歲啊。"

孩子改口叫她," 姐姐 "。

孩子的精神狀態一天不如一天。

孩子的母親總是在樓道里默默流淚,在去水房洗干凈臉,緩一會,擠出微笑回病房。

大概住了一周的時候,同事發現這位母親在水房嚎啕大哭。

這么崩潰的哭泣,她第一次見。

她問孩子母親發生什么事了,孩子母親說:他剛才跟我說,媽媽你再生個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吧,我說我有你了啊,要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干嘛,孩子愣了會說,我怕等我病好了以后孤單。

孩子母親哽咽了,說:他那個樣子,分明是知道了他要離開了,怕我以后孤單啊。

孩子住院的兩周時間里,父親就中途出現過一次。直到孩子離開了,父親趕來,趴在孩子身上大哭。

她本以為又是一個喪偶式育兒,后來他們出院結賬時才知道,為了給孩子治病,家里欠了很多錢,父親一個人要打兩份工還債。

科主任組織醫護人員,說要給他們一些捐贈,被他們拒絕了。

他們說身邊有人讓他們弄網絡眾籌,但是他們覺得,自己過得苦一點,心里頭才對得起孩子。

同事說,孩子走了三天了,但是我這心里一直特別難受,到今天也沒緩過來。

突然想起早晨看到的一個文章里說:

" 醫院是最忙的地方,有的人忙著生,有的人忙著死,有的人忙著生不如死,有的人忙著向死而生。"

02

骨癌,又名惡性骨腫瘤。

患病的概率用一個小朋友患者的話說就是:

但蔡炫安(安仔),今年 11 歲的小男孩,就是這其中之一。

從前,他特別活潑好動,喜歡打籃球,和朋友們打打鬧鬧。

直到患上骨肉瘤。為了治好病,他接受了截肢,失去了左手。

他沒有說什么,畢竟能活下去就是奢求了。

只是他不再愛出門了,非要出門的時候,就會把空蕩蕩的袖管藏好。

他愛上了打游戲,他說:

游戲里的人有很多命,輸了重來就好了。不像我,只有一條命。

他很痛,很難過,但想著「我會好起來的」所以一直努力著,他還在新年晚會上說了自己的愿望:

「如果還有家伙還沒鬧夠的話,來吧,讓我們來奉陪吧!」

「2018,我的愿望是裝上假肢,然后健健康康地回到學校讀書。」

可是他不知道的是,癌細胞已經轉移了。

后來他又一次復發,躺在醫院里絕望地說:

即使病痛纏身,他依舊想在世界的一刻,就做一刻的乖孩子吧。

他答應了媽媽:等你老了,我照顧你。

他也會害怕,說「我頂不住了怎么辦?」

最終,安仔沒能頂住,離開了人世。

最后的最后,他給媽媽唱了自己愛的那首歌:

逆戰逆戰來也,王牌要狂野,闖蕩宇宙,擺平世界。

即使痛苦,難過,即使失去了左臂,他也想努力活下去。只是命運沒有給他幸運,最終他也未能擺平世界。

但他捐獻的眼角膜,卻讓另一個孩子改變了世界。

03

醫院里,除了悲傷,看到更多的是:求生。

乳腺癌患者丁雅萍。

在醫生告訴她噩耗時,她是笑著的。旁邊的母親背過身哭泣,她還拍著母親的背安慰:我想得開。

為了活下去,她切除了乳房,切除了卵巢。

她試過了一切求生的手段。

如果不行,那就:「好好享受剩下的生命。」

化療區有一位阿姨,每次來到醫院治療,總是會化上最精致的妝。

「人家說病了,就不做新衣服,不打扮了。」

「我不是這樣想,我照樣積極面對。」

34 歲的女博士,閆宏微,一年時間,她嘗試了國內所有治療癌癥的藥物,各種方法。

但是她的癌細胞依舊沒有絲毫減少。

她開玩笑說:不愧是我的癌細胞啊。

痛苦,絕望,但決不放棄。

因為還有女兒,還有愛人,還有家人。

她毅然借錢,抵押房子,踏上了去國外求醫的道路。

她的丈夫說:可能還是一樣的結果,但是沒有拼盡全力,我們沒辦法給自己一個交代。

為了活著,掙扎努力,這就是人間。

但并不是所有祈禱都會被傾聽,也不是所有努力都能被回報。

人間殘酷之處在于,生命戛然而止,毫不講理。

04

2019 的開頭,杜可萌小朋友對著鏡頭給自己放了一個煙花。

那時她 13 歲,她說自己是這里的樂觀使者,說自己的病房是美少女病房。

她試著記錄病房里發生的一切。

她想給自己,給家人,給所有病友更多勇氣。

她拼了命對抗命運給予的災難和生活中所有苦難。

但是 2019 年 5 月 1 日 20:07 分,在與病魔抗爭 751 天后," 樂觀使者 " 杜可萌永遠離開了世界。

那么努力,還是無能為力。

杜可萌曾經說:

寧愿斷腿,寧愿傷痕累累,只要命還在,一切都不是問題。

這個孩子說的話,讓我陷入了沉默。

我們擁有著太多,以至于很多時候覺得一切理所當然。而這一切對很多人來說,是愿意犧牲一切去換的,比如健康,生命,時間。

我們是否,沒有意識到自己手中握有的寶藏?是否總以為明天總會到來?是否有鄭重地對待我們愛的人?

奇葩說中,死亡體驗官丁銳講了一個男人在生命的最后,送給女兒的禮物。

在臨終前,他拿了一個蘋果,一直在聞。他把這個蘋果交給丁銳的時候說,我把這輩子最好的祝福,都說給這個蘋果了,你一定要交給我的女兒,親眼看著她吃下去。

他把蘋果交出的一瞬間,已經和這個世界畫了告別。

留下了愛,帶走了怨和痛。

如果你也有那顆蘋果,你會在蘋果里放些什么呢?每個人都有很多吧 ……

那顆蘋果里收藏的愛與美好,不該只是一個臨別禮物。

不要只是遺憾地發現:原來還有很多「我愛你」沒有說,還有很多「擁抱」沒有付諸實踐,還有很多「想和你去的地方」未能成行 ……

第一個故事的結尾,博主講:我還是那句話,好好活著,珍惜生命吧,有的人厭惡的生命,卻是很多人求而不得的。

或許很老生常談,但這也是我想說的。

好好活著

你擁有的是許多人的求而不得

以上內容由"視覺志"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
相關標簽 醫院個人
社會新聞

社會新聞

人間有情 社會有你

訂閱

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掃碼分享
奥格斯堡对莱红牛预测分析 福建时时 pk10两期在线人工计划 易网彩票下载 高准翼 时时彩一星定位胆的算法 扑克二八杠怎么玩 分分彩万年不爆方案 万人炸金花最新版下载 足球在线直播观看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 赌博限红是什么 北京pk10app破解版 贵州麻将规则 冠亚大小什么意思 pt电子游戏能控制不 彩天地彩票99937_com投注